世界级“神枪手”的修炼:别的女生贴的是面膜

2018-12-03 20:18 来源:未知

  金羊网迅 记者张璐瑶 通讯员 张毅涛报道:刚闭幕不久的第二届世界警察手枪射击比赛上,来自广州特警的两名选手:25岁的金鑫权、32岁的孙万鹏分别取得成员国及地区组女子个人第二和非成员国及地区组男子个人第二的好成绩。

  修炼成世界知名“神枪手”,他们在赛场上稳、准、快的背后,无一不浸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和伤痛。

  “我们每个人的手上都因为练枪起了几轮茧子,从脱皮、裂开、刺痛、起泡到磨平,我们已经没有知觉了。”孙万鹏说。

  从今年2月开始,孙万鹏双手虎口处的茧子就没好过,从水泡到干裂到越来越厚的硬皮,茧子就像手中的枪一样,几乎没离开过。

  教练黄栋君告诉记者,能入选“最强中国队”集训,孙万鹏除了有扎实的射击基本功,在全国选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外,他还曾是全国第一“全能特警”。在2016年全国公安特警实战技能比武中,他斩获个人全能第一名。

  入警之前,孙万鹏21岁起就进入北京武警雪豹突击队服役,练过散打,也练过狙击;入警后,他转为突击专业,长短枪射击是他的强项。

  场景式的比赛,需要队员们的实战处突、应变能力更强。巡逻盘查、入室抓捕、大型安保处置任务等,队员们都在实战中有丰富经验。

  “以前的散打训练让我的身体机能灵敏度很强,让我动,我可以动的很快。但射击需要你静下来,既要稳,又要准,又要快。”孙万鹏说,“裁判一吹哨,我习惯性地整个神经都绷紧了,这对射击影响很大。怎么在赛场上放松自己,让自己静下来,专心射击?这是我需要克服的难点。”

  针对孙万鹏的专业和性格特点,教练为他“量身定制”了训练计划。“他跑得很快,在移动过程中,射击精准度会不会受影响?我们通过一次次训练得出数据,再据此对他进行针对性训练。”黄栋君说。

  孙万鹏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每天至少8小时,连续大半年的高强度训练,他都咬牙选择坚持。尤其是入选国家集训队后,连续40多天的集训,他也仅休息了两个半天。

  “两岁的女儿都被我送回老家了,这一年多没几天待在家。”他惭愧笑道,“我们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努力为国争光。”

  “和平年代,还不需要我们去征战沙场,但我们也要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能,时刻准备好,为国家安宁和人民平安保驾护航。”孙万鹏说。

  18岁戎装入伍,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女兵。23岁褪下军装穿上警服,从警仅两年,25岁的金鑫权就走上世界赛场,为中国警察摘得荣誉。

  “别的女生贴的是面膜,我贴的是膏药。”这个90后姑娘笑道。作为集训队中的女队员,要“不掉队”,需要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

  去年,金鑫权获知自己入选全国赛后不久,就检查出颈椎突出。“医生直接甩给我一句话:你要做手术。”金鑫权说,“我当时有点蒙圈,我不想做手术,因为还要参加集训。”

  到了警队后,金鑫权才第一次接触到手枪射击,第一次打靶,甚至还会脱靶,但对射击、对制服的热爱,让她舍不得放弃。

  为了练习持枪的稳定性,她常常给自己加练。“专门做手臂肌肉的力量练习,有时候练到吃饭的时候手都在抖。”

  每天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9点左右收操。因为长时间练枪,金鑫权的脖子已经不堪重负。“经常会疼得晚上睡不着,明显感觉到自己时常会头晕、手麻,每天晚上都要贴膏药。”她告诉记者,“教练每天都会问我颈椎的情况,怕我硬撑着。候场的时候,难受了就拉伸一下,队友们也会帮我按一下颈肩放松一下。”

  “一个90后小姑娘,要克服多大的困难,要吃多少的苦,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教练黄栋君感叹。

  18岁入伍离开家人,从军装到警服,与同龄女孩相比,金鑫权也是一个爱生活、爱美食,渴望跟家人一起旅行的普通姑娘,却没有机会像更多普通姑娘那样经常去做美容、逛街、吃饭、旅游。

  “我除了在训练还是在训练,除了在晒太阳还是在晒太阳。”她笑道,“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我对手枪射击的热爱,因为我们在为团队而战。”

  修炼成世界知名“神枪手”,他们在赛场上稳、准、快的背后,无一不浸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和伤痛。

  “我们每个人的手上都因为练枪起了几轮茧子,从脱皮、裂开、刺痛、起泡到磨平,我们已经没有知觉了。”孙万鹏说。

  我们用尽了所有精力,为国争光从今年2月开始,孙万鹏双手虎口处的茧子就没好过,从水泡到干裂到越来越厚的硬皮,茧子就像手中的枪一样,几乎没离开过。

  教练黄栋君告诉记者,能入选“最强中国队”集训,孙万鹏除了有扎实的射击基本功,在全国选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外,他还曾是全国第一“全能特警”。在2016年全国公安特警实战技能比武中,他斩获个人全能第一名。

  入警之前,孙万鹏21岁起就进入北京武警雪豹突击队服役,练过散打,也练过狙击;入警后,他转为突击专业,长短枪射击是他的强项。

  场景式的比赛,需要队员们的实战处突、应变能力更强。巡逻盘查、入室抓捕、大型安保处置任务等,队员们都在实战中有丰富经验。

  “以前的散打训练让我的身体机能灵敏度很强,让我动,我可以动的很快。但射击需要你静下来,既要稳,又要准,又要快。”孙万鹏说,“裁判一吹哨,我习惯性地整个神经都绷紧了,这对射击影响很大。怎么在赛场上放松自己,让自己静下来,专心射击?这是我需要克服的难点。”

  针对孙万鹏的专业和性格特点,教练为他“量身定制”了训练计划。“他跑得很快,在移动过程中,射击精准度会不会受影响?我们通过一次次训练得出数据,再据此对他进行针对性训练。”黄栋君说。

  孙万鹏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每天至少8小时,连续大半年的高强度训练,他都咬牙选择坚持。尤其是入选国家集训队后,连续40多天的集训,他也仅休息了两个半天。

  “两岁的女儿都被我送回老家了,这一年多没几天待在家。”他惭愧笑道,“我们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努力为国争光。”

  “和平年代,还不需要我们去征战沙场,但我们也要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能,时刻准备好,为国家安宁和人民平安保驾护航。”孙万鹏说。

  别的女生贴的是面膜,我贴的是膏药18岁戎装入伍,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女兵。23岁褪下军装穿上警服,从警仅两年,25岁的金鑫权就走上世界赛场,为中国警察摘得荣誉。

  “别的女生贴的是面膜,我贴的是膏药。”这个90后姑娘笑道。作为集训队中的女队员,要“不掉队”,需要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

  去年,金鑫权获知自己入选全国赛后不久,就检查出颈椎突出。“医生直接甩给我一句话:你要做手术。”金鑫权说,“我当时有点蒙圈,我不想做手术,因为还要参加集训。”

  为了练习持枪的稳定性,她常常给自己加练。“专门做手臂肌肉的力量练习,有时候练到吃饭的时候手都在抖。”

  每天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9点左右收操。因为长时间练枪,金鑫权的脖子已经不堪重负。“经常会疼得晚上睡不着,明显感觉到自己时常会头晕、手麻,每天晚上都要贴膏药。”她告诉记者,“教练每天都会问我颈椎的情况,怕我硬撑着。候场的时候,难受了就拉伸一下,队友们也会帮我按一下颈肩放松一下。”

  “一个90后小姑娘,要克服多大的困难,要吃多少的苦,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教练黄栋君感叹。

  “我除了在训练还是在训练,除了在晒太阳还是在晒太阳。”她笑道,“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我对手枪射击的热爱,因为我们在为团队而战。”

TAG标签: 神枪手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