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夫:仍然需要承担响应的义务

2018-11-05 15:44 来源:未知

  中国有句老话“无酒不成席”。受保守文化的影响,人们对酒情有独钟,“酒逢良知千杯少,话不投契半句多”。“酒”是现代餐桌上必不成少的“润滑剂”和“催化剂”, 在社会价值多元化的今天,酒桌文化呈现正常成长态势。

  在现代文明社会,我们应鼎力倡导文明喝酒,而不是绞尽脑汁去想若何撇清义务,放任喝酒。带着“文明”聚会,把“道德”搬上餐桌,只要如许才能让酒桌文化获得理性回归。

  “喝酒免责许诺书”概况看是撇清了相关义务,可从法令层面来讲,这种便宜的免责商定有无效的可能。若是一路喝酒的人酒后蒙受毁伤或者灭亡的,配合喝酒人具有过错的,仍然需要承担响应的义务,并不克不及完全免责。

  新年伊始,人们都选择在这个新旧友替的时间节点与亲友老友聚会,回首过去,憧憬将来的同时也拉近相互间的距离,使感情获得进一步升华。网上传播着的这份“喝酒免责许诺书”是源自一次同窗聚会,许诺书的内容是:如因酒后形成本人及他人的一切后果,与本次聚会勾当组织者和参与者无任何干系,全数后果由我本人承担,本人及家眷不得追查勾当组织者和参与者的任何义务。这份许诺书不只签满了名字,并且还摁满了红手印。看来,当事者对这个馊主见都持有认同立场。

  近日,一张签满名字、摁满红手印的“喝酒免责许诺书”在网上热传,许诺书称参与聚会的人若是由于酒后形成本人和他人的一切后果,义务由本人承担,跟他人无关。虽然春节假期刚过,但亲友老友之间少不了聚会喝酒,这种许诺书会有感化吗?(2月23日《北京青年报》)

  亲友聚会时,“豪情深,一口闷”、“豪情铁,喝出血” 成为大都人的思惟共识,人们习惯于用喝酒的几多作为权衡豪情深浅的尺度。公关欢迎时,“酒”成为消磨隔膜、成立信赖、获取好处的东西。只需把对方“喝倒”,一些难办的事在酒桌上城市迎刃而解,借于“酒桌文化”让“关系整合”从而达到目标的行为貌似曾经达到人们的共识。由此牵出的问题是,几次发生的喝酒致死事务,让本来欢喜的喝酒聚会变成悲剧,还得承担响应法令义务。基于如许的现实布景,“喝酒免责许诺书”天然会激发热议。

TAG标签: 李蕊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