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靶:聚焦仁川亚运会:转行四年翟羽佳回归摘

2019-07-29 09:00 来源:未知

  9月27日,翟羽佳(右)和队友张杰(左)、谢笃润在颁奖仪式上。当日,在2014仁川亚运会射击男子10米移动靶(混合速)团体赛中,中国队以1139环的成绩夺冠。 新华社发

  河北新闻网仁川9月27日电(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特派记者马征)“这枚银牌太遗憾了。”在领奖台上,翟羽佳看着本报记者,暗暗指了指胸前的银牌,摇了摇头。走下领奖台,翟羽佳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就差一点,变成银牌了。”

  9月27日,仁川亚运会结束了射击男子10米移动靶(混合速)团体的比赛,由我省选手翟羽佳与谢笃润、张杰组成的中国队,以1139环的总成绩获得冠军。在个人赛中,朝鲜选手金基松以384环夺冠,翟羽佳以一环之差获得银牌。加上此前在10米移动靶(标准速)的比赛中拿到的团体和个人两枚金牌,翟羽佳成为本届亚运会整个中国射击队拿到金牌和奖牌最多的选手,达到3金1银。

  而这枚银牌,也正是他最遗憾的地方。“如果拿4块金牌,该多完美。”翟羽佳说。

  “小翟很不容易了,9月19日在西班牙打完射击世锦赛,他拿了1金1银,21日到仁川,25日就连拿2金,今天,又是1金1银。在这么疲惫的情况下,打出这样的成绩,实在是不易。”国家射击队移动靶教练李晓江说起翟羽佳,感慨万分。他明白翟羽佳此次比赛面对着多少困难。“今天没拿个人赛金牌,也跟身体疲劳有关。朝鲜选手都没参加世锦赛,他们是以逸待劳。”

  翟羽佳取得今天的成绩,更多的不易是他从2010年到去年年底,离开移动靶项目近四年时间。

  因为移动靶不再是奥运会正式项目,2010年,拿到广州亚运会2枚金牌的翟羽佳转行练飞碟。从多向练到双多向,别看他是移动靶的世界冠军,但到了飞碟项目几乎是从头开始。“真正是隔行如隔山。”翟羽佳回忆说,“四年的时间里,我一次世界大赛也没参加过,心理几乎崩溃了。”移动靶打的是精度,飞碟打的是概率,虽然两个项目的靶子都是运动的,但完全是两回事。

  “我不能在飞碟项目上耽误时间了,去年年底又重新回到移动靶项目,练了大半年时间,还行。”翟羽佳认为,虽然四年没练,但自己的水平没问题。而且这四年对他意义重大。“转行的四年,我知道了我真正热爱的是哪个项目,我及时回来了。”

  翟羽佳离开四年,重新回归,今年21岁的他明确了自己今后的人生目标。他要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在移动靶项目上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国家队教练对他的评价更到位:“这孩子有思想,知道什么时候干什么事。”

  在赛场的休息室里,翟羽佳细心地把金牌的带子一点点卷好,拿起冠军的手捧鲜花送给本报记者。因为无论是四年前在广州,还是今天在仁川,本报记者一直在关心他,关心移动靶项目。在翟羽佳看来,在移动靶项目离开奥运会之后,每一个还在关心移动靶项目的人,都是他坚持下去的支撑力量。

TAG标签: 翟羽佳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