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弹:缙云黄茶的传说!那是一段言语无法表达的

2019-09-21 18:49 来源:未知

  四月下旬,正是缙云县仙都观景好时节。我和夫人苏玉玲应好友吕春寿邀请,乘快车只用6个多小时就飞驰缙云。落榻仙都鼎湖“轩之缘”农家乐客栈。

  客栈朱老板待客热情,刚进客厅,即被四壁挂满的书画吸引。“人间仙境一小屋,世外桃源八方客”;“鼎湖相逢皆为友,轩缘落坐全是仙”。顿悟自己已在仙境中。

  一杯黄茶送至我眼前,立即被茶汤的黄金亮色吸引和惊异,“哪来这么好的黄茶!”被震惊的心安耐不住自问。老板边操茶壶,边像讲解员似的夸道:“这是我们缙云县特产高山黄茶,因其汤金黄色早已名扬全国。”

  我在全国许多地方也品过黄茶,包括皖西霍山黄芽、湖北英山黄大叶和湖南岳阳黄小茶等。但眼前所品缙云黄茶,高雅典贵,实属梦境般的奇遇:

  观水晶壶中的茶叶,一芽一叶,形美婷婷玉立,金黄隐露柳绿,清澈明亮通透,恰似一株天工巧成的翡翠尖叶;赏茶色,鹅黄光润,独显黄茶金色之尊。更饱润眼福,有目睹和田黄玉之美感;闻汤味,清新柔和,味美滋展,高雅香古,严然在百花丛中度蜜月;品茶汤,味美口爽甜醇厚,清香柔和至善,独特持久,黄金色泽浸心,唇舌敏觉黄金铍的金滋金味。

  缙云黄茶还有“轩辕黄茶”美名。早在远古时期就已和人文始祖轩辕黄帝结缘。黄帝与炎帝和蚩尤,都是东夷华夏尊圣。黄帝统一华夏各部落与征服东夷,奠定中华基业。广大南域,文化昌盛,黄帝巡礼良渚文明,恩泽广众。观缙云山好溪水岸边石笋奇峰,会天伟岸,铸鼎盈丹,多次所练丹力不佳,听地方老叟言,寻石笋峰南高山绿树黄尖叶入丹,丹练成,福寿众生。忽一日,天龙下降,黄帝乘龙化仙而升天庭,鼎破形池,石笋顶部天成鼎湖。

  石笋峰下,好溪水流域,洞天福地,人贤山水惠畅。唐天宝七年,石笋峰缤纷彩云回旋,彩云所到之处歌声悦耳,山水辉映。唐玄宗闻奏,即敕封为“仙都”。仙都群贤毕至,润泽华光。轩辕黄帝护佑,岁月鸿运至善,永受嘉福。

  第二天清晨,好友吕春寿和夫人赵祝兰开车接我们去缙云黄茶园场参观游览。缙云群山密集拥抱,山奇林郁,且溪水众多,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称誉。我们在盘来绕去的爬山路上漫跑。山高约700米,自下而上似是一个慢节奏的时间隧道,同一种花在山下与山上开放的时间可间隔半个月。从山下的各种小花到山中间的映山红,再到山顶的紫藤花,一路草木招展,艳花笑弄客人。山上的草树叶子就像我们北方人养植的兰花叶擦过香油后那样油亮翠绿,滿山红花的芬芳浓香、各种各样树木的甘醇气味和绿油如毯草地袭来的醒滋清风,还有那小溪潺潺流水、悬崖倾银河般瀑布,更有秘隐林荫和飞闲路间的群鸟戏语。一切尽和谐闻耳,目浴益心田。

  快到山顶,忽一巨卵石碑矗立路旁,“轩黄”两个大红字夺视醒目,告诉我们已进入轩辕黄茶场。我们住车小憩,向山下猛回首,群山环抱千峰翠,万谷云烟香袭来。再看我们漫爬的山间小路,如屈银盘金细絲,弯蜓迴旋在花荫林葱间。

  我们漫步山顶,天降福地极致。春末的正午,气温骤降至约18度,天高气爽,格外宜人。

  缙云黄茶园不算很大,据一位副场长介绍,种植茶树面积约2万亩,年产黄茶20多吨。满山的茶树,随山坡地形和面积大小自然种植成空扩的几何图案,株株油绿茶树顶端,都又冒出金黄色茶芽。油绿与金黄相互映辉,这是极顶黄茶树本色,室中壶杯品茶怎缘初衷。成群结队或因地小落邦单影的采茶女,真如仙女下凡。可喜未落俗地槐树下,仍在仙境茶园中。

  我们暢游在茶园中,一会儿举头环视美景,一会儿采摘几朵金芽填口中品嚼,一会儿又甜语拢靠茶女合影。这才真是心底无私天地宽,唯有馨悦茶丛中。

  山顶名茶都有两个天时地利优势:一是山高气清,海拔高度多在600一800米之间,年平均温度15一18℃,每天光照时间较长;二是士壤较丰厚松软,且多是微酸性砂土。

  缙云黄茶为什么和我见过、品过的其它黄茶不尽一样,它有真正的纯金色的黄叶、茶汤和唇舌感觉到的隐约金属贵气。我在观察斜坡上的沙土时发现奥秘:这里的土壞和许多地方的不一样,它是花岗岩石分化后的砂质土壤,不但沙土更疏松,而且含有微量的黄金元素,这可能就是缙云黄茶金质特点的秘密。

  我高兴地回到采花女中间,和她们亲切交谈。胸怀私念,想在语言交汇中得到她们的赠送。走近一群脸上稍现年轮的采茶女,看上去都在50一60岁间。一问惊人,她们竟然都在60岁以上,有一位已73岁高龄,看上去像50多岁的容颜和硬朗的身板。我问她们年轻的原因,她们都说不清楚,但都肯定的说,10多年来,他们每天都喝这里的茶。谁能想到,缙云黄茶还是时光记忆的克星,能养颜防老,年轻快活。

  知心的话是开心果,三句两语混熟了。我问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采茶女:“这里的黄茶这么好,你们当地人怎么发现的?”茶女好像很自豪又很世态老故的样子,为我讲起了一个传说故事:

  “ 山下我们村庄里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种茶的沙土是有黄金的,才长出这么好的黄茶。很久以前,山下村里有一对年轻人相爱,小伙子叫姜青阳,小姑娘叫贺小蕙。小伙子家穷,父亲早去世,他们娘俩相依过着苦日子,小伙子几乎天天到这里山上捡柴挖竹笋,然后背到村里卖或换点粮食度日。村里姓贺的财主家,有一个与小伙子年龄相仿的姑娘,就是贺小蕙。小蕙长得很漂亮,小伙子姜青阳中等身材,脸膛晒得黑红,身体很棒实。

  两人从小经常在一起玩,大点后渐渐互相都产生了爱慕之情,算是青梅竹马了。小蕙曾羞答答地和父亲说明过她爱小伙子青阳,小伙子也托媒人登门提过亲,但都得到地主老财的拒绝。地主老财得了一种病,经常头疼,头疼时眼睛还模糊不清口流水,几次昏迷差点没醒过来。用现在的医学标准珍断,应是脑中风。地主老财眼看自己闺女小蕙出条的漂亮,向村里媒婆表示,哪个小伙子如治好了他的病,他愿意把女儿嫁给他。有几人登门为老财治病,均未见效。

  小蕙很聪明,她从几个看病人开的药方中得到启示。时正值清明节,她把父亲藏的金砖偷出一块,沾水在磨石上磨了两天两夜。真是只要有恒心,铁棒也能磨成针。经过两天两夜的水磨,金砖被磨碎成一碗金汤。她把金汤送到青阳手里,叫他赶快跑到山顶的这个地方,把黄金汤洒在这些零乱的茶树根上。并告诉青阳,过半个月后来采茶树顶梢的黄芽,煮水成茶汤给她父亲喝。青阳如实照办,半月后他跑到山顶,看到他洒过黄金汤的茶树顶梢都长满了金黄色的嫩芽,他采几筐黄芽,天天煮汤给老财喝。

  没过一个月的时间,老财病好了。老财没失信,把女儿小蕙嫁给了青阳,并把自己藏的另外几块金砖作为嫁妆都送给了女儿。青阳和小蕙婚礼后的密月,十多天的时间都在这片地方度过。小蕙把父亲给的几块金砖又磨成金汤洒在更多的茶树根上。一直到现在,这片茶树长出的新芽都是金黄色。为了纪念贺小蕙,我们附近村庄把这里的茶也叫金蕙茶。”

  她讲完了,脸慢慢低垂到一边,她激动了,我也眼角湿了......。再看满山的金黄,开始是欣赏的追真求美心情奔来,现在又多了几份沉甸甸的怀旧尊故和敬畏心情。大家都沉思在寻古和现实美好的黄金梦境中,续了一段言语不能表达的好运之缘。

  作者简介:刘凤君,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荣誉院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标签: 苏玉玲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